“高学历月嫂”“男月嫂”是找到了找到了自身价值实现的路径还是人才的浪费?

bkq 1/3/2020 89
高学历月嫂 男月嫂 实现价值 人才浪费
【内容摘要】高学历月嫂就是社会的就业流动,月嫂的劳动得到了更多的加之认同,才会有高学历人员纷纷踏入

据《羊城晚报》报道,大专毕业的月嫂工匠吴春燕,原来在邮电局负责财务工作,供养两个孩子读书。下岗后,她家失去了收入来源。于是,她开始在广州从事月嫂工作。通过持续学习提升,目前她已成为所在企业级别最高的月嫂,每月收入18800元。

目前,本科生月嫂和研究生月嫂越来越多地出现了,甚至还有海归做起了月嫂。据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一项调查发现,家政从业人员的学历有所提高:研究生有5人,本科生345人,占总人数0.4%,大专生和中专生3791人,占总人数4%,高中生9369人,占总人数11.8%,初中及以下66904人,占总人数83.8%

男月嫂打破了传统的性别界限

在不少人的刻板印象中,月嫂大都是低学历的劳动者;看上去不够光鲜、体面甚至有些低人一等的月嫂行业,一度成为那些没有学历、没有一技之长、年龄偏大的进城务工女性的无奈选择。高学历月嫂越来越多,不仅是市场作用的结果,也折射出年轻人就业观念从好高骛远到脚踏实地的转变。

就业说到底是一种社会流动,也关系到求职者的社会分层。一方面,月嫂的劳动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价值认同,一些消费者愿意花更大的价钱来雇佣更高学历、更高素质的月嫂;另一方面,月嫂供求失衡,好月嫂成为市场上渴求的香饽饽,导致月嫂的经济收入越来越高,甚至超过了外企白领。

在社会分工越来越专业化、精细化的当下,月嫂不再是简单、重复的体力劳动;做好月嫂工作,也同样需要劳动者具备一定的育儿知识、营养搭配的技能和教育本领。那种认为月嫂没有职业门槛、是一个谁都可以做的低端工作的观念,显然越来越不合时宜;月嫂也同样可以很高端,也同样是一条价值实现的渠道。

逐渐增多的高学历月嫂,见证了一些年轻人意义之网的转变。对于初出茅庐的大学生而言,头顶着名校毕业生的身份光环,究竟是找一个看上去很体面却没有多少成就感的白领工作,还是找一个收入更多、更能实现自己价值的月嫂岗位?一些大学生不再被世俗眼光所裹挟,而是听从了自己内心的声音。

提升月嫂的价值认同,不仅要在物质层面上让她们的荷包更鼓一些,也需要在精神层面给予他们的职业声望和社会认同,让做月嫂从一件没有出息的事情去掉污名化,让做月嫂得到更多的尊重和包容。名校毕业的本科生乃至研究生进入月嫂行业,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产生鲇鱼效应,激励更多的高学历劳动者进入月嫂行业;只有注入更多的源头活水,月嫂行业才能在专业化、规范化的轨道上有条不紊地运行。

月嫂如今很吃香

法国社会学家阿兰图海纳指出,劳动既是一种行动,也是一种境遇,是一种把自己的标准取向引向自我的实在性高学历月嫂不是一种下嫁更不是一种脑体倒挂,而是市场供需的良性互动与有机衔接。如火如荼的月嫂行业,需要更多高学历、高素质的劳动者;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也同样需要在这个世界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找到自己的人生坐标与价值航向。

不论是高学历月嫂,还是清华北大的硕士博士成为中学教师,一些看似低门槛的行业,实际上也需要更加专业化和职业化,需要更多高素质的劳动者的加入。高学历月嫂既满足了消费者差异化、多元化的市场需求,也找到了自身价值实现的路径,何乐而不为?